节日庆典,中国人为什么会偏爱红色?

2018-10-19 18:56广州畅空活动策划公司

中国对红色尊崇则源于政治色彩浓厚的等级制度,其背后牵涉着中国传统中的五行学说体系。五行学说最早流行于春秋时期,与此同时,与五行相对应的五色说也开始兴起。五色指金木水火土所分别对应的颜色,《周礼·考工》中记载:“画缋之事,杂五色。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


从中可以看出,五行不仅对应着五色,还对应着五方;而在阴阳家邹衍的学说中更对应了五德,而王朝的更替、国运的兴衰,均源于这五德之间的终始——不同的朝代对应五行中不同的德,五德转移背后的依据是五行相生相克,以此为基础《邹子》提出了“虞土、夏木、殷金、周火”的论断,这也便成了“五德终始说”的起源。


从中不难推断出不同朝代所尊崇的颜色是不同的。汉朝大儒董仲舒从五行学说中发展出了“三统说”,以黑、白、赤(红)三种颜色象征夏、商、周三朝的正朔,由此可以回溯三代之中唯有周朝才将红色推向了色彩崇拜体系的顶峰,“中国红”这一说至少不是自古以来就当然存在的。


正如《春秋繁露》所言:“王者必改正朔,易服色。”国人尊崇的颜色、使用的历法往往会随着朝代的更迭而变化,相比之下五德终始反而更像是对结果的认可而不是原因了。周代以火德王,按这样的规律后世的色彩尊崇自然会过渡到黄(土生金)或黑(水克火),然而周朝国祚绵长其礼制影响极大,取而代之的秦朝又及其短命,其尚黑的风潮远远未能取代对红色长达八百年的尊崇——刘邦斩白蛇起义自称为赤帝之子,祀蚩尤,这违背“五德终始说”的举止不难看出周朝色彩体系的深远影响。


西汉的服色制度几度改动,虽最后于太初历最终确定了土德尚黄的制度,但终汉之世红色一直倍受尊崇,“赤汉”一说遂成约定俗成,王莽代汉后令其仆人着赤色服装,也是为了贬低西汉的德行。后东汉兴起时有“河图赤伏符”的符箓,光武帝即位后依然尚赤。后曹魏以“火生土”而尚黄,旋为晋取代,晋朝继曹魏之后本当应“土生金”而尚白,但《晋书·舆服志》中所述“晋氏金行,而服色尚赤”来看,晋朝依然还是尊崇着中国红。


经过南北朝“五胡乱华”的动荡后,中原由隋实现统一,而这又是一个尚赤的王朝。不过中国传统的色彩等级在隋朝有了新的发展:隋朝“朝会之服、旗帜、牺牲皆尚赤,戎服以黄”,“公卿多好着黄袍”,黄色从此时起与红色一道,渐渐走向了色彩崇拜体系的上游。唐尚隋制而有损益,直到唐高宗时期黄赤二色通过诏令明确了高于其它色彩的地位。


各王朝的开国皇帝大多推崇“五德终始说”,然而吊诡的是自唐之后,包括昙花一现的武周几乎均尚赤色:谶纬立国的宋“定国运以火德”,尚赤;明朝朱为“国姓”,与赤同义故又尚赤;连服饰制度繁杂的清朝也将顶冠定为赤色——唯一的例外,便是崛起于大漠的元朝了。


当然,在当代中国,红色的含义被来自于欧洲文化的“反哺”,那便是革命。西方文化虽有对包括朱砂在内红色意象的喜爱,在从文化寓意的角度来看,与红色关联更密切的则是暴力、危险、流血,以及轰轰烈烈的革命。法国大革命期间,红色旗帜是雅各宾派的象征;巴黎公社运动中,红色旗帜取代了法国的三色旗;直到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领导的苏联红军最终将共产主义与红色融合到了一起,这一文化直接影响了当代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东西方文化在此出现了一次不谋而合:在古代中国,红色也包含着革命的含义:西汉末年有赤眉军,五代时有赤军子,朱元璋所领导的是红巾军,清末的义和团也有大名鼎鼎的“红灯照”。当然,相比之下红色在中国民间还是以喜庆之意为主。